重水冷却塔

你的错,纠正过后,就是我。

终于把乱七八糟的线头理顺了

闭眼临摹

【信息浩劫】大暑

氧砜少校在晚上九点敲开了11楼的办公室大门。钠原少将还在加班,他一手扶额,拇指和中指分别按揉两边的太阳穴。面部纵横的肌肉如板块交错,平缓的沙滩堆出起起伏伏的山脊。

“还在加班啊?”

钠原没有抬头,手指一划翻到下一页。看了几行发现对面毫无动静,这才抬起头来,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什么事?”

“长官,我。”

氧砜垂着头走向巨大的办公桌,双手一撑上桌面就软了脊背,发出痉挛的呼吸。

“我需要……”


这是氧砜入职的第七年。

在氧砜来网络战队之前,钠原就是战队的颜值担当。但不论职位和人员构成如何,他都是最关心下属的长官。到哪里都是。

他看了对方两眼,然后站起来绕出办公区。前两天,他看...

我笔下的角色各有各的苏点。他们都有一个巨大的共同之处——

特别,特别有自知之明。

他们戏谑,幽默,荒唐,孤独。生来是容貌精挑细选和不甚真实的神情,花费惊为天人的精力用于认识自己的生命。他们有优美的眉毛和线条干练的轮廓,仰起头,强光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投射,几块边缘锋利的影子里有大面积柔和的反光;虹膜浅到疯癫,紧到极限的瞳孔一眨眼,几乎和眼白相接,在阳光里褪去本色。

他们明白自己的使命,从不因意外而动摇自身。向内挖掘出一条深邃的通道,岩层以下柔软,滚烫,每走一步都是加倍的险境。他们深知地表深处的形状,无人能夺走地底的矿藏,因为他们早已将势力范围深入到连重力都失去的地心。

他们不是冰川下的火山...

【信息浩劫】神经抄本

氧砜的自述。


-----------------------------------------------------------------


“我从来不觉得大多数人从小想到大的问题有什么意义,比如经典的哲学三问,以及所谓三观。我似乎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我的意思是,对于一根芦苇,呼吸空气吸收养料撒种繁殖都是基因自带的调度,从生到死都扎根在同一个地方,无非就是地球比浅滩大了一些而已。这到底有什么好想的?

“我从不思考‘人生的意义’,心情好的时候会想想‘为什么人类要思考人生的意义’。我在15岁以前就几乎看过了各种各样的哲学类书籍,看到《刀锋》时我产生了一个,几乎可...

祷告者的笑容

一口气呼出就提不上去了,再多的肾上腺素也咬不紧心脏的牙关,只有等待救援的最后一丝妄愿还坚守瞳孔。可最后只等来几个敌军的脑袋,横在眼前,像解剖台上的无影灯。

于是他终于能松开紧握的拳头,汗水顺着指缝和瓣膜流出血管。他失去一切活着的压力,血压,电流,和捏住喉咙的最后一把泪。

【NC17】【kt×你】《大学生活很浪漫》

生贺致 @茗笙 。标题neta云南山歌【】

非常ooc私设超多,全程羞耻play(?)乙女向避雷注意

给春ฅฅ*情妹子的纯药(但写得我好想睡觉啊orz)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017146

写作不练,下次开坑照样肉香四溢。

绘画不练,审美和分析力一起下降。

立个flag

15号保研面试。如果我能成功保送就出工作细胞的个人本,保不了就考上了再出。老学姐以身作则学业为重文学理工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最近心境疲劳很懈怠,急需小可爱小锦鲤们给我打打气!……你们的每一句话都是我前进的动力!!!谢谢!!!!!

同人作者限制于原作框架下也是个双刃剑。有益的那一刃在于我不是世界观的作者,所以我可以随便发散细胞世界里的种种情况,并且可以不顾大局,只写自己想要的parts.

如果我再成长一些,我会写记忆和NK小哥在肠道餐厅里点上一整套三星米其林,然后就这个世界的发展史展开长达五小时的高谈阔论。从八大系统的分工到细胞独立意识和性/行为在进化中的意义,乃至大脑这个全身体最大图书馆里储存的知识与身体本宇宙之间的辩证关系;我会写随着科技发展,记忆对后代们丧失了绘画抗原决定簇图纸的能力而只用相机记录感到痛惜,以此为契机打通通往高级神经中枢乃至外界宇宙交流的路;我还会写以前记忆从骨髓高等学校血流分校博士毕业,NK小哥...

1 / 9

© 重水冷却塔 | Powered by LOFTER